祝寿
发布时间:2018-07-31 15:03:17点击次数:81

李耳小时候,曲仁里住着一家姓庞的大户人家,人称他们当家的为庞太爷。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庞信,在朝当官;二儿子庞雄,在家没事干,是个有名的游手好闲的恶少爷。村上的人为了巴结庞家,每年六月十五庞太爷过生日的时候,各家各户都要买上好多礼品去给他祝寿。有的人家穷得揭不开锅,也要买点东西往庞家送。

    这一年的六月十五快到了,李耳的舅父买了鸡、鱼,还有几大包糕点,准备到庞太爷家去祝寿。不巧得很,六月十四那天下午,李耳姑母家出了一件紧当的事,急等着他去帮忙处理。临走时,他对李耳说:  “耳啊,你也不小了,都十四五岁的人了,明天是庞太爷六十大寿,我要是回不来,你可要带上准备好的礼物替我去给他祝寿啊。”李耳说:  “好,你放心走吧。”

    六月十五这一天来到了,给庞太爷送礼的人真多,有抬盒子的,有抬明桌的,有抬囫囵羊的,有抬囫囵猪的。送礼的有本地的,也有外地跑几百里来给庞太爷祝寿的。他家接的礼物啊,简直堆积如山,几间屋子也摆不完。

     在曲仁里,还有个叫岳乎的老人,是个有名的好人,他跟庞太爷年纪一般大,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因为岳平是个平民小百姓,六月十五这天上午,庞太爷家宾客满座,热闹非常;而他家却门庭冷落,连个瞎鬼也没有,没一个人来给他祝寿,就是他的儿女也没来给他祝寿,却把攒了很长时间的钱,买一大篮子礼物给庞家送去了。

    李耳看到这种世态,心里很气愤。但是舅父的嘱托在先,也只好掂着礼物往庞家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想:  “同是世上一个人,为啥这样不平等哩?”走哇,想啊,越想越气愤。快走到庞家大门口的时候,又转身跑回家里去把礼物一放,一口气跑到隐阳山脚下,往青草地上一躺,脸朝上,两手扳着后脑勺,瞪着眼,看着山顶上的云彩,自己跟自己说起话来:  “庞太爷收了那样多的礼,几间屋子装不完,舅舅叫我也去赶热闹,人家庞家压根也不稀罕。庞太爷和岳平,同年同月同日生,都是个人,为啥恁不一样哩?

    他正自言自语,忽听,  “呼隆隆隆咚!呼隆隆隆咚!”一块很大的石头从山顶上滚下来,  “咚”一声一下子滚到山涧沟里去了。

    李耳看到这种情况,想了一下,折身站起,像飞一般往家里跑去。到家以后,他提起舅舅给庞太爷的祝寿礼往岳平家跑去。岳平正在家里闲坐,见   李耳喘着气跑过来,手里提着鸡、鱼,还有几盒封  ”好的糕点,一时愣住了。

    李耳笑着说:  “老人家,我给您祝寿来了。”

    老人接过礼物,又惊又喜:  “我的老天爷呀,还有来给我祝寿的哩!好孩子,这叫我咋谢你呀! 

    李耳笑哈哈地说:  “这谢啥,您老人家恁大年纪了,我还不该给您祝寿吗?

    岳平说:  “孩子啊,今天是庞太爷的六十大寿,众人都去给他祝寿,你不去他家,到我这儿来祝寿,是跑错门了吧?

    李耳一嘴吃个鞋帮子一一心里有底。他笑眯眯地歪着头说:  “不错,不错,就是给您来祝寿的。”

    再说庞太爷家,恶二少庞雄听说李耳把买的寿礼送给了岳家,可气坏啦!他说:  “这小秧秧子,胆敢看不起我庞家,我不掐死他才怪哩!”说着,气呼呼地往外走。庞太爷一把拉住他说:  “不要跟他不懂话的孩子一般见识。”恶二少不听,从他爹手里挣脱身,一直往岳家走去。庞太爷怕他伤了人命,就紧追上去。恶二少走进岳家,庞太爷也追到了岳家。恶二少看见李耳,气得脸色像紫茄子,两眼一瞪像牛蛋,伸手抓住李耳胸口上的衣服,一下子提溜起啊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  “小赖种,你敢看不起我“庞家,真是胆大包天!我掐死你!

    李耳一点儿也不害怕,大声质问恶二少:  “你为啥要掐死我?我犯了什么罪?

    恶二少说:  “你犯了轻官罪!你把我爹祝寿的礼物拿来送到岳家,不给我爹祝寿,反而另兴新规矩给小老百姓祝寿!

    李耳寸步不让,大声说:  “兴新规矩就是犯罪吗?你没睁眼看看,你们当官的,家里好东西多得没处放;平民百姓少吃无穿穷得揭不开锅,还要逼他们给你当官的祝寿,可是谁又来给老百姓祝寿呢?兴你立规矩给当官的祝寿,就不兴我立规矩给老百姓祝寿吗?依你的规矩是,给当官的祝寿是天经地义,给老百姓祝寿就是犯罪,就该掐死!人就知道挖凹地里土往高坟头上添;就不知道山上的石头是往凹处滚。往高坟头上添土是人的规矩;往凹地里添土是天的规矩。我给岳家祝寿,是想叫人的规矩合乎天的规矩,这犯了啥法?这犯了何罪?我从来没把死看到眼里,不要用死来吓唬我!

    站在旁边的庞太爷听李耳说得条条有理,心里羞愧,再也站不住了。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说出这样一番道理来,心眼里十分佩服:“说得好!说得好!这后生实在了不起,今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不寻常的人物!我立规矩,从今往后,不准别人再给我祝寿;我要领头给老百姓祝寿,年年啊六月十五到岳家来。”说到这里,瞪了恶二少一   眼,  “畜生,还不滚开”恶二少讨了个没趣,只好松手走开了。

讲述人:谢  

节选自秦新成 刘升元搜集整理《老子的传说》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