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渔匠》
发布时间:2018-03-15 15:42:39点击次数:80

1.jpg

文/杨东志

不知道为什么,豫东地区的人们习惯于把在河上打渔的人称之为“打渔匠”。

清水河从西北方向“扑”过来,到了村子西北,便一扭头向南,继而再向东,绕了村子半圈。

就在村子西南的清水河那缓缓的河湾处,有一个“闸鱼堰”。所谓闸鱼堰,就是用一排木桩横在河床上,中间留一个一丈多宽的口子,并在口子上张网。因为这样一来,从上游顺水过来的大鱼就会“乖乖地”进入渔网。闸鱼堰的主人姓徐,名字叫什么不知道,因为没有人喊过,人们给他打招呼时都叫他“打渔匠”。

据说,打渔匠自幼就与水“有缘”。他三岁时跟着爷爷到生产队的菜园子去玩,一扭脸找不到了。顿时,爷爷便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知道,这个菜园子除了那口又老又深的水井,没有任何可以“隐身”的地方。于是,他便一边喊人,一边往井边跑。到了井口往下一看,打渔匠果然就在井里。不过是虚惊一场——打渔匠并没有沉入水底,而是盘腿坐在水面上。当下,他看见爷爷时,还摆着小手笑着喊叫呢!……

尽管如此,打渔匠的爷爷还是吓出了一场病,一连三天发高烧。是啊,那是一个什么井啊?它井口出奇地大,直径五尺有余,只看那井壁上的大砖,就知道它历史的悠久了。井水有多深,也没有人测量过,只知道“大跃进”时人们在这里架水车(原始的水泵)抽水浇地,三天三夜没有停,也没有把井水抽干。还有人说,后来这个井废弃不用了,井壁塌陷时,周围大约有一亩地都跟着形成了一个一丈多深的水坑,里面有不计其数的长虫(方言。即蛇)。其实,在豫东这个地方,自古以来长虫都是非常罕见的动物,甚至有的人一生都没有看见过。

所以,对于打渔匠的“有惊无险”,人们有的说是“井王爷”显灵救助,有的说是打渔匠“福大命大”。

打渔匠就住在河坡上,用蜀黍秸搭成的茅草庵就是他的“家”,孩子老婆都在这里生活。打渔匠除了闸鱼堰,还有一只小木船,并豢养里五六只鱼鹰。

那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喜欢去看打渔匠捕鱼,尤其是鱼鹰捕鱼。

打渔匠站在木船上,鱼鹰们威武地站在船邦上.黝黑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习习发光,流线型的身材,脖子上都拴着一个绳套,为的是不让它们把大鱼吞下去。打渔匠抓起一只鱼鹰,一甩手扔到半空,鱼鹰如同跳水运动员一样,在空中翻一个斤头之后,便完美落水,没有溅起一点水花。紧接着,只见它把头朝下一伸,一个猛子扎到水里。此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如同一条黑鱼一样,快速地游着。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又有一只鱼鹰直接入水,还在船底下调皮地游泳……一只又一只鱼鹰下水了,那动作令我们目不暇接,眼花缭乱……不大一会儿,几只鱼鹰便鱼贯而出,它们一个个嘴里都含着大鱼,那分量足有二三斤重。鱼鹰们用足了力气上了船,有一只鱼鹰还把身子放到网里,嘴里叼着的鱼在外面,继而使了个“珍珠倒卷帘”……看得我们目瞪口呆,啧啧称赞……

 

打渔匠打到的鱼,主要是为了出售,只留下一些不好的鱼自己吃。村里有早市,双头日子逢集。每到逢集的那天早上,打渔匠就会用架子床拉着两只大木盆,去固定的地点兜售他的劳动成果——各种各样的鱼。鱼和鱼不同,一种鱼一种价钱。当地的河鱼主要有三种,即鲤鱼、草鱼、火头(方言。即黑鱼)。

那时候鲤鱼最贵。鲤鱼,俗称鲤拐子、红鱼等。身体侧扁而腹部圆,口呈马蹄形,有须两对。背鳍基部较长,背鳍和臀鳍均有一根粗壮带锯齿的硬棘。体侧金黄色,尾鳍下叶橙红色。因为它没有乱刺,最适合老人与孩子吃。同时,它也是当地人办理红白喜事时必需的鱼类。另外,鲤鱼还有医疗作用,煮食可以治咳逆上气、黄疸、口渴,通利小便;消除下肢水肿及胎气不安;温补,去冷气、胸闷腹胀、上腹积聚不适等症;烧研成末,可以用于发汗、治咳嗽气喘、催乳和消肿;用米饮调服,治大人小儿的严重腹泻;用童便浸煨,可治反胃及恶风入腹。

其次是草鱼。草鱼俗称混子、鲩鱼、草鲩、白鲩,东北称草根鲁南称厚子鱼、南方叫海鲩,黑青鱼等。鱼体略呈圆筒形,头部稍平扁,尾部侧扁;口呈弧形,无须;上颌略长于下颌;浅茶黄色,背部青灰,腹部灰白,胸腹之鳍略带灰黄,其他各鳍浅灰色;其体较长,腹部无棱。头部平扁,尾部侧扁。下咽齿二行,侧扁,呈梳状,齿侧具横沟纹。背鳍和臀鳍均无硬刺,背鳍和腹鳍相对。吻非常短长度少于或者等于眼直径。眼眶后的长度超过一半的头长。这种鱼比较肥,肉味较美,不过鱼刺纵横交错,容易卡喉。

火头,又称孝鱼、乌鳢、乌鱼、蛇皮鱼、黑鱼等。黑鱼身体前部呈圆筒形,后部侧扁。头长,前部略平扁,后部稍隆起。吻短圆钝,口大,端位,口裂稍斜,并伸向眼后下缘处,下颌稍微突出。牙细小,带状排列于上下颌,下颌两侧齿坚利。眼小,上侧位,居于头的前半部,距吻端颇近。鼻孔两对,前鼻孔位于吻端呈管状,后鼻孔位于眼前上方,为一小圆孔。鳃裂大,左右鳃膜愈合,不与颊部相连,鳃耙粗短,排列稀疏,鳃腔上方左右各有一个作为辅助功能的鳃上器。据说幼鱼会主动钻入雌鱼口中让雌鱼吃,故而称之为孝鱼。它生性凶猛,繁殖力强,胃口奇大,常能吃掉其他所有鱼类,甚至不放过自己的幼鱼。黑鱼还能在陆地上滑行,迁移到其他水域寻找食物,可以离水生活三天之久。现在是中国人的“盘中佳肴”。但是,当时当地人均不喜欢食用,主要原因就是它有“孝鱼”之称。

当然也有其它杂鱼,譬如鲶鱼、鲢鱼、鲫鱼等等,这些更为便宜,当时两毛钱就可以买一堆。

打渔匠的鱼除了出售之外,也“以物易物”,诸如葱蒜韭菜、茄子辣椒,只要他用得着,都会给你交换。

有一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又坐在河边看打渔匠驾着鱼鹰捕鱼。捕着捕着,就听打渔匠一阵急促的哨子声响,训练有素的鱼鹰便相继出水,展翅飞到船上。这时候,只见打渔匠快速划桨,把木船驶到水边,他手忙脚乱地把木船拴好后,便飞一般跑到闸鱼堰边,解开网纲,将渔网提到了半空……

我和小伙伴们看鱼鹰捕鱼正入迷,突然见打渔匠惊慌失措,急里慌张,便好奇地一齐跑过去,向他打听个中的原由。直到这时,打渔匠才站在那里,长长地出了一口大气。见我们不解,就压低声音告诉我们:“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要有‘鲤鱼阵’过境了。记住:它们过来的时候,你们都不要说话。”

果不其然,不大一会儿,就听见河里响起了沉闷的“哗哗啦啦”的声音。我放眼望去,只见河水突然泛灰,水面上露出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蛇头,密密麻麻,几乎遮住了整条河的水面,顺水缓缓前行。约莫半个小时之后,蛇队方才过完。紧接着,河水兀地变红,睁眼仔细一看,原来这才是鲤鱼过来了,也是密密匝匝,塞满整个河道,它们的脊梁露出水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一直延续了大约一个小时……继而,河水瞬间变黑,像刚才的“蛇阵”一样,一个个在水面上露着尖尖的头……刚开始,我以为又是蛇们过来了,正要去问打渔匠“怎么又是蛇啊”,募地又想起他开始时他说的话,便噶然打住。低头仔细一瞅,原来却是一个个铜锣大小的老鳖(方言。即王八)。这一次时间比较短,约莫只有二十来分钟。

这时,打渔匠“腾”地站起身来,快速奔向闸鱼堰,将渔网重新放了下来。完事之后,他才笑了笑告诉我们:“后面还有一些掉队的鲤鱼,现在可以逮了。”

“刚才那么多的鲤鱼,你为啥不用网去逮?”我幼稚地问他。

“刚才肯定不行。那么多鱼,再结实的渔网也挡不住它们呀!何况,还有恁些(方言。即那么多)长虫。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这种‘阵法’,冥冥中有一种不可言喻的‘讲究’(方言。即玄机)。如果我破坏了,还会遭到天谴。这就是刚才我对你们说‘不要说话’的原因。”

打渔匠的一番话,听得我们一帮小伙伴直点头,觉得既神秘,又神奇。既想探寻,又不敢打听……

第二年的暑假,我又约几个伙伴们到河里玩。可是刚刚走到河堤外,就听见一个女人“呜呜”的哭声。我们上了河堤,循声寻觅,才发现这哭声来自于打渔匠的茅草庵。

原来,打渔匠死了!

后来,听大人们说:“那天傍晚,打渔匠正在闸鱼堰张网,突然刮来一股黑色的怪风,把打渔匠裹倒在地。打渔匠回到茅草庵没有吱声,就钻进被窝睡觉了。他老婆半夜醒来,发觉打渔匠浑身冰凉,点灯一看,打渔匠已经没气了……”

 

 

作者杨东志,笔名谷鸣,老子故里——河南鹿邑人。著名作家、诗人、书画艺术评论家、“老学”专家。系中国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世界实业家艺术家联合会副主席(执行)、中国美术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协会副秘书长、世界华商联合会书画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书画名家理事会副理事长、人民文艺家协会顾问、中国诗书画印研究院顾问、澳门书画联谊会顾问、新加坡中国文化研究会顾问、河北省毛体书协高级顾问、北京大学客座教授、香港高等教育研究生院客座教授(硕导)、《谷鸣》文学社社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在省级以上报刊及新加波、菲律宾、台湾等国家与地区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民间文学等作品一千余篇();发表书画艺术评论文章600余篇;著有长篇小说《坎坷人生》、中篇小说集《黄土地的颤音、短篇小说集《乡雨村风》、诗集《绿色的希冀》以及《道行天下》、《唐玄宗御批<道德经>今译》、《宋徽宗御批<道德经>今译》、《明太祖御批<道德经>今译》、《清世祖御批<道德经>今译》、《老子大传》、《陈抟大传》等26本书。作品曾获“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文艺功勋奖”、河南省人民政府首届文学艺术一等奖、河南省民间文学成果奖、河南省首届“橄榄杯”诗歌奖、《芳草》月刊“芳草杯”小说奖、河南省“莲花杯”杂文一等奖等60余次;作品被英国皇家图书馆、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收藏。生平事迹被收入《中国名人大辞典》、《中国文艺家传集》、《中国诗人传集》等权威辞书。同时,还先后受聘为广东深圳东汉文化发展投资公司、江苏项王文化公司、上海荣燕斋书画院、北京墨石斋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山东昌艺阁艺术馆等20余家文化公司和河南李耳集团公司、安徽东汉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盛世国华酒业集团公司、安徽亳州集慧明道广告策划有限公司等实体企业高级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