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糊匠》
发布时间:2018-03-04 17:08:05点击次数:119

17.jpg

文/杨东志

扎糊匠,有的地方叫“纸糊匠”、纸扎匠,糊纸匠,又称扎纸匠、彩糊匠等。工艺融剪纸、绘画、草编、竹扎和裱糊于一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独特民间艺术。

扎糊匠是一个外来户。他二十多岁时就从县城西边的一个村庄搬过来了。搬过来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他家世代都是做扎糊匠的营生,现在人口多了,而且都在做这个生意,所以相互之间就受影响。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这里方圆十几里以内没有扎糊匠。

扎糊匠究竟叫什么名字,我还真的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姓冯。因为人们都叫他“冯师傅”。

扎糊匠的右眼有毛病,比左眼小了不少,而且邪得很厉害,所以人们背地里都称他为“冯邪子”。也许,就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出来进去一个人”——没有媳妇。

扎糊匠冯师傅所从事的纸扎艺术,起源于民间的宗教祭祀活动。在长期对自然和生活的抗争中,人类创造了一种能够“安慰悲伤”、“调节感情”的方式,即用祭祀来供奉先人,用丧俗形式来悼念死者。“供奉纸扎”的形成,是原始社会以来祭祀、墓葬殉葬俑的演变和发展的结果。在奴隶社会时期,奴隶主往往大批杀害活人,用于祭祀和殉葬。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人们认为以活人为“牺牲”过于残暴,便“束草拟人”,名曰“刍灵”,经巫师念咒作法,以使其具备人性,然后焚化。因而凡祭天地、神祇、先祖等,杀人祭祀的野蛮迷信逐渐被“刍灵”替代,佐之以牲畜,沿例成习。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活人殉葬”被逐步废除,改为“木俑殉葬”;秦汉以后,制陶业的兴旺和普及,陶俑又逐渐代替了木俑。丧俗文化,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展而不断地变革。自汉代蔡伦造纸之后,纸扎艺术便应运而生了。纸具有绵软、坚韧、有拉力等特点,纸扎加以“中坚枝骨、外涂色彩”,造作便捷、造价低廉、造型美观、造化神速,欲佛欲神、欲人欲兽、欲物欲宅,随心所欲,实非他物所能够与之相比拟。于是,“纸扎”正式登上了中国古代的政治、文化、宗教、习俗的历史舞台,且大显身手,蓬勃发展,进而形成了“纸扎文化”,其作品可谓琳琅满目,数不胜数,无所不能,无所不为。上,可登国家宗教之大雅之堂,下,可融民间习俗之活动。

扎糊匠冯师傅的纸扎,主要是用于祭祀及喜丧习俗活动中的纸人、纸马、摇钱树、金山、银山、牌坊、门楼、宅院以及犬马、家禽等供焚烧的纸制品。

扎糊匠冯师傅虽然眼睛不太好,但是“眼色头”好,手艺也十分精湛。他做的纸活,美观大气,形象逼真,惟妙惟肖。譬如“童男童女”,一个个活灵活现,天真烂漫,男孩子透露着“淘气”,女孩子彰显着“腼腆”。技艺之精,近乎传奇——

据传说:有一年,村里一个“大户人家”(方言。即指有钱有势的人家)的老爷子,在即将要过“八十大寿”的时候,突然一命呜呼了。这个老爷子家富甲一方,人们都说他是“骡马成群,楼瓦雪片;粮按囤数,钱用斗量”。老爷子的葬礼,他的子孙后代们当然要隆重地操办。于是,光从扎糊匠冯师傅那里,就一口气定做了十二对“童男童女”,十对“鞍马”,一栋“楼阁”,一个宅院,外加纸人纸马摇钱树、金山银山聚宝盆、犬马家禽轿车子。那几天,老刘“连轴转”(方言。即没日没夜)地赶工。不过,终于还是在出殡的那一天,纸活如期完成了。

那天午时,三声炮响,随着司杠“前后上肩”的一声高喊,“殡仪”进入高潮阶段,老太爷的长子肩扛引魂幡,“砰”的一声摔碎“老盆”(一种底上钻孔的瓦盆。因为摔盆取谐音“岁岁平安”,所以要摔得越碎越好。“老盆”是在“起棺”之时,亦即要抬棺材去埋葬的时候摔;摔盆是家中长子摔,无长子则次子,若无次子以其它各子长幼轮序、嫡庶伦序。无子嗣则由同姓亲族中血缘最近的侄子摔),其余同族子孙,一人举着一个纸人、纸马等等,跟在抬棺材的十几个大汉后面。那场面,在这个村里的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仪式隆重、场面宏大的葬礼。当时,全村的人几乎都跟着队伍向村西的坟场去了。因为这个老爷子乐善好施,有难必帮,在村里威望很高。故而,人们无不情不自禁地跟着殡葬的队伍,一同前往,都想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亲友们“路祭”(即半路上停下祭祀。在家祭祀称“家祭”。当地人俗称为“烧纸”),“墓祭”(棺材放入墓坑后的第三次、也是殡葬仪式上的最后一次祭祀),继而就听大总一声高喊:“合墓”(棺木封土掩埋)。这时,吹响器的师傅卖命地使劲吹奏着唢呐,老太爷的儿孙重孙在众人搀扶下,跪在墓前大声哭喊着。棺木盖上土后,最后一道仪式就是把纸人、纸马、纸楼等等,都依次摆放在墓前,专管此事的人拿起火柴,嘴里念叨一番后,上前点着其中一个纸人的手,火焰迅速地蔓延开去。一堆纸做的人啊、马啊就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了。直到这时,人们方才回村接受主家的答谢宴席……

一天晚上,本村一个生意人从城里回来。在走到村西坟场附近时,突然看见那里灯火通明。灯光下,刚死没有多久的这个老爷子,衣着光鲜,戴着寿冠坐在中间,比他早去几年的老伴也坐在他的旁边;老爷子四周,则是排列有序的十几张大方桌,有不少人坐在那里喝酒吃饭;佣人、丫鬟、仆女来往穿梭,端盘上菜。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看样子是在庆祝这老爷子的寿诞。这个生意人素来胆大,故而便多看了几眼。兀地便觉得那些佣人、丫鬟、仆女也都十分眼熟。他仔细一想,禁不住大吃一惊:这不是“冯邪子”扎的那些童男童女、丫鬟仆人吗?

生意人回到村里,没有进自己家门,就跑去找那老爷子的大儿子,告知了他所看到的一切。谁知老爷子大儿子一听也惊呆了——“今天就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啊!”

这样一来,扎糊匠“冯师傅所扎的纸活,在阴间真能使用”的消息也传开了。慢慢地,由近及远,越穿越广,不少人都舍近求远,专门求扎糊匠冯师傅给老人弄纸扎祭器。一时间,冯师傅声名大噪。

虽然扎糊匠冯师傅活路不少,但也有空闲的时候。一有空闲,他就扎花子,扎灯笼,准备一些年节的“商品”。

花子,是小女孩们过年必须要买的东西——因为红色代表喜庆,“新年到,新年到,闺女要花儿要炮”嘛。大年五更起来,小女孩身上穿着新衣服,头上戴上一朵花,摇摇晃晃,四处串门拜年,别提多高兴了。冯师傅的花是红纸扎成的,扎好一批就用油炸一下,这样花儿就显得更鲜亮,也更结实。

至于灯笼,据有关史籍记载:关于元宵节挂灯的缘由有两种说法:即“祭太一神”或“燃灯礼佛”。太一神是天神中最尊贵的神,他的地位在“五帝”(即东、南、西、北、中“五方上帝”,又称为五帝、五方帝、五方天帝、五方天神等。五方天帝是古代中国神话及古籍记载中的人物。五方天帝及属神分别指东方天帝太昊伏羲,属神句芒;南方天帝炎帝神农,属神祝融;西方天帝少昊金天,属神蓐收;北方天帝颛顼高阳,属神禺强玄冥;中央天帝黄帝轩辕,属神后土。他们的命名之义和他们所分处的方位或季节是密切相关的)之上。汉武帝非常相信神仙,当亳(安徽亳州)人谬忌建议祭祀太一神时,汉武帝欣然应诺。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汉武帝下令在长安城东南建了一座太一坛,以祭祀太一神。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他又在甘泉宫修建了“太一祠坛”,并把祭祀太一神的时间定于正月十五日晚。这一晚,人们以通宵达旦的灯火,渲染热烈的气氛,形式多样的灯笼,把太一祠坛映照得既明亮,又神秘。汉武帝则率领文武百官,连连跪拜,虔诚祈祷,以求太一神降福人间。宫廷每年如此大张旗鼓地祭祀,便形成了正月十五“张灯结彩”的惯例。后来这种惯例流传到民间,便逐渐形成了正月十五挂花灯的习俗。“燃灯礼佛”则始于汉明帝永平年间(公元58年—75年)。据《西域记》记载,正月十五,印度僧徒俗众云集,观佛舍利放光雨花,认为此时是上元天官赐福的良辰。汉明帝为了弘扬佛法,下令正月十五晚在宫廷和寺院燃灯礼佛。这个习俗经官方的倡导,逐渐开始在民间流行开来。于是,每年的正月十五,无论是士卒,还是庶民,都要挂灯,城乡到处一片灯火辉煌。

民间传说中的“点灯笼”,其来历则与史籍不同。据传说,在汉武帝(刘彻)时期,世上的凶禽猛兽很多,到处伤害人畜,于是人们就组织起来,想方设法去消灭它们。有一次,天上有一只神鸟,因迷路而降落人间,却意外地被一位不知情的猎人给射杀了。天帝知道后,龙颜震怒,立即下令天兵天将于正月十五到人间放火,要把人间的人畜和财物通通烧掉。天帝的女儿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百姓们受难,就冒着生命危险,驾着祥云来到人间,提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人们。众人听说后,如雷轰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位名叫东方朔的人,给汉武帝刘彻出了一个避难的办法。他说:“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家家户户都在家里张灯结彩,点响爆竹,燃放烟火。这样以来,天帝就以为天兵天将已经在人间放了火,也就不会再追究了。”人们按照这个方法做了以后,果然就平安无事了。于是便逐渐形成了正月这三天门上挂灯笼、孩子挑灯笼的习俗。

豫东农村孩子挑的灯笼,一般都不是自己购买,而是由其舅舅送的,且一直要送到十二岁。舅舅为何要给外甥送灯笼呢?乡村人是这样解释的:人出生后前面的路是黑的,不知道应该向哪里走,舅舅给外甥送了灯笼,外甥的前程就会一片光明,而不会走歪门邪道了。由此不难看出,送灯笼寄托着多美好的希冀和祝愿。

扎糊匠冯师傅扎的灯笼,是用秫莛子作原料,竹签子连接,呈方柱形。灯笼外方内圆,圆的地方用纸糊严,纸上画有花鸟或犬马;外面方的地方有立柱,也要用纸条儿剪成穗状,一圈一圈地缠绕起来,以求美观;正中间是放蜡烛的地方——一块或方或圆的小木板,以铁丝或竹批为系且高出灯笼顶端,再系绳拴棍以作手柄,就可以挑出来了。当时,这种灯笼是豫东一带唯一的样式,只是灯笼纸上的画面不一样罢了。

扎糊匠冯师傅扎的“走马灯”也是一绝。

走马灯秦汉时期称“蟠螭灯”、唐时称“仙音烛”和“转鹭灯”、宋代叫“马骑灯”,是中国特色的工艺品,亦是传统节日的玩具之一。自然,它也属于灯笼的一种。走马灯常见于除夕、元宵节、中秋节等节日。由毛竹编织成马头、马尾;系在身上糊上颜色鲜艳的纸,如今已由丝绸取代。灯内点上蜡烛,烛火产生的热力造成气流,令轮轴转动。轮轴上有剪纸,烛光将剪纸的影投射在屏上,图像便不断走动。因多在灯各个面上绘制古代武将骑马的图画,而灯转动时看起来好像几个人你追我赶一样,故名“走马灯”。走马灯内的蜡烛,需要切成一个个小段,放入走马灯时要放正,不能斜放。

扎糊匠冯师傅制作的走马灯非常精巧好看。第一步是制作“火焰笼”。用一块稍硬的纸板,裁出一个直径约三分的圆,圆心处留一个可供一根长竹签穿过的洞。将圆分为十六等分,并画线做上记号。然后用刀沿线切出一小口,并向外稍折出。热空气就从此通过。圆的边缘切出若干个小角,折出后粘上刻有(挖空)各种自己喜欢的图案的长条道林纸(长约为上面圆的周长,宽约四分八厘)。挖空图案的部分可在背面贴上各色彩色玻璃纸,就变成了彩色的图案,这样会更加好看。上下粘牢,成筒状。最后把竹签穿上。竹签与圆纸之间(下面)缠一块小纸,托住圆纸。火焰笼就做成了。

第二步是制作框架。找些重量较轻的小木条或小木棍钉成一个比火焰笼稍大的四方体,在下方(底座)中间钉一根宽木做横底板。上面放蜡烛,中间放一个小玻璃瓶或其他较滑的东西,火焰笼的竹签放在上面容易滑动和旋转。框架四面贴上白色透明的窗纸。上方(顶座)拴一根绳子可提、可挂。中间用一横木,打洞。火焰笼中间的竹签一头穿在此木上,一头落在较滑的东西上,这样一个走马灯就做成了。但是,这时候扎糊匠为了让走马灯更加漂亮,还会在外面精心修饰一番。

扎糊匠冯师傅还会讲关于走马灯的典故——

传说王安石二十三岁那年去赶考,晚上上街闲逛,见马员外门口的走马灯上有一联语:“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显然是在等人对出下联。王安石看后,情不自禁地不禁拍手道“好对!”其实,他的意思是在说这个上联出句很妙。此时站在旁边的马家家人,误以为王安石说的是“容易对”,于是便立即禀告员外。原来,这上联是马家小姐为择婿而出的,因此员外急忙出来寻找王安石,而王安石却夸了一句就走了,两下里没见着面。在科场上,王安石第一个早早交卷,主考官见他交卷快,想试他的才艺,就指着厅前的飞虎旗出句说:“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王安石不假思索地用马员外门前的“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来对,自然又快又好,令主考官惊奇不已。王安石回头想起“走马灯”给他的机缘,便忍不住又来到马家门前。马家家人认得是日前说“好对”之人,便请他到府中应对。有了主考官的“飞虎旗”,自然就好对了,结果马家当即就将女儿许配给他,并择吉成婚。正在王安石举行婚礼之时,报子突然来报:“王大人高中,明日请赴琼林宴。”果真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于是,王安石兴高采烈,挥笔写下了“齐头并肩”的两个“喜”字(其实这也就是“囍”字的由来)。王安石在无意中捡来两联,上联应主考,下联得贤妻,一时被传为美谈。

不过,这种走马灯一般是没有人来买的,因为它不但造价贵,而且浪费蜡烛。扎糊匠冯师傅之所以还是那么用心去做,可能主要是为了“显摆显摆”自己的手艺。他的走马灯点着时,灯催马走,马走烛明,形态逼真,惟妙惟肖。那个时候,每年一到正月十几,扎糊匠冯师傅的门前都有许许多多的大人和孩子,他们是专门过来看这走马灯的。每逢这时候,扎糊匠冯师傅就会忙得一塌糊涂,他一会儿给大人们让烟,一会儿给孩子们发糖,茶水更是免费供应的。这个时间,恐怕是扎糊匠冯师傅家最热闹、最喜庆,也是他最高兴、最幸福的时刻。

扎糊匠由于一直找不到媳妇,感到有点孤单,加之他活儿太多需要一个帮手,于是就招了一个外地逃荒的男孩做徒弟。后来,他得知这个男孩是孤儿,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收他做儿子。再后来,他为儿子娶了媳妇,媳妇又给他生了孙子、孙女,成了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

扎糊匠冯师傅的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吃过药、打过针,更没有进过医院。他是全村最长寿的人,活了整整一百零三岁。

现在,扎糊匠冯师傅的儿子、孙子,还在做着纸扎活的营生……

 

 

作者杨东志,笔名谷鸣,老子故里——河南鹿邑人。著名作家、诗人、书画艺术评论家、“老学”专家。系中国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世界实业家艺术家联合会副主席(执行)、中国美术协会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协会副秘书长、世界华商联合会书画委员会副理事长、北京大学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书画名家理事会副理事长、人民文艺家协会顾问、中国诗书画印研究院顾问、澳门书画联谊会顾问、新加坡中国文化研究会顾问、河北省毛体书协高级顾问、北京大学客座教授、香港高等教育研究生院客座教授(硕导)、《谷鸣》文学社社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在省级以上报刊及新加波、菲律宾、台湾等国家与地区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民间文学等作品一千余篇();发表书画艺术评论文章600余篇;著有长篇小说《坎坷人生》、中篇小说集《黄土地的颤音、短篇小说集《乡雨村风》、诗集《绿色的希冀》以及《道行天下》、《唐玄宗御批<道德经>今译》、《宋徽宗御批<道德经>今译》、《明太祖御批<道德经>今译》、《清世祖御批<道德经>今译》、《老子大传》、《陈抟大传》等26本书。作品曾获“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文艺功勋奖”、河南省人民政府首届文学艺术一等奖、河南省民间文学成果奖、河南省首届“橄榄杯”诗歌奖、《芳草》月刊“芳草杯”小说奖、河南省“莲花杯”杂文一等奖等60余次;作品被英国皇家图书馆、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收藏。生平事迹被收入《中国名人大辞典》、《中国文艺家传集》、《中国诗人传集》等权威辞书。同时,还先后受聘为广东深圳东汉文化发展投资公司、江苏项王文化公司、上海荣燕斋书画院、北京墨石斋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山东昌艺阁艺术馆等20余家文化公司和河南李耳集团公司、安徽东汉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盛世国华酒业集团公司、安徽亳州集慧明道广告策划有限公司等实体企业高级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