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匠周》
发布时间:2018-02-04 13:56:34点击次数:148

25.jpg

木匠周出身于地主家庭,他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不断地在小队、大队甚至公社的批斗会上“露面”,不是“挨批”就是“陪斗”。

提起来木匠周家的“地主成分”,今天可以说是有点“荒唐”,也可以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木匠周的父亲周老鸹,原本是一个游手好闲之徒,可以说是“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家人对他说过,劝过,骂过,也打过,可他还是我行我素,“贼”性不改。就在周老鸹四十岁上的那个秋天,他突然犹如醍醐灌顶:“今天我再去赌上最后一次,以后便金盆洗手。”这一次,他在牌桌上一坐就是三天三夜。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最后一次”手气特好,只赢不输,结果一下子赢了七红车子(一种漆成红色的木制独轮车,最大载重量约为一千五六百斤)银元和铜元。

周老鸹从赌场回到家里,便请人给他联系买地。不到半个月,他就由一个“地无一垅”的穷光蛋摇身一变而成了“良田千亩”的庄户主。

小麦播种期间,周老鸹找了七八个外地“逃荒”(旧时指遇到灾荒之年,当地无法生活,逃到异乡去求食)来的人做“掌鞭的”(方言。即长工),并让他们搬进了自己新建的几间“长工屋”。另外,还“请”了三十多个“短工”。一千多亩土地,全都种上了小麦……

好像天公给周老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第二年刚刚开春,中国人民解放军便解放了周老鸹的家乡,接着地方党组织就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土改”运动。按照当时当地的成分划定标准,周老鸹一是“土地多”,二是“有长工”,故而尽管他买得的土地连一季庄稼都还没有收割,但还是理所当然地被“划”成了“地主”……

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高瞻远瞩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提出了“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并豪情满怀地说:“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所以,所谓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作为阶级敌人,自然而然地要挨批挨斗。同时,他们不但不能乱说乱动,还要老老实实,在生产队更要去干那些贫下中农不愿意去干的又脏又累的活计。这样一来,便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孩子——“可教子女”(即“可以教育好的‘地富反坏右’子女”的简称),无论是生活、学习,还是参军、入党,也或是调动、提干,尤其是在婚姻问题上,更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

木匠周是“可教子女”,在婚姻上也遇到了与其他“地富反坏右”子女一样的问题,二十七八岁了,还没有找到对象……

不过,木匠周有着他的“优势”——能说会道。他可以把“死蛤蟆说出尿来”,绰号“续闺女(方言。指女儿因故夭亡之后,女婿续娶一房,因碍于已有的外甥或外甥女,两家继续来往,这新娶来的女人就被称之为‘续闺女’。因为并非亲生父母,这女的便不会真心真意,而是只给老人们耍嘴皮子)嘴”。

木匠周会做木匠活,而且是自学成才。不但木工活儿做得远近闻名,还有一手精巧的雕刻手艺。他的木雕,讲究木质坚韧,极富装饰性,以至出乎意料的好看,而其中的木器雕刻,似在创造奇迹,雕花的床面、桌椅、箱柜等等,造型动态婉转,能给家具注入无限的活力,且在制作过程中和保存时不易断裂受损。同时,木雕造型起伏越大,木纹的变化越丰富,看上去有滋有味,充分体现出了他的聪明才智和精湛的雕刻技术。

 

在木匠周手里,没有无用的木头。一小段看似无用的边角废料,木匠周能将它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木匠周做木工活不挑人,但他有两不干,不上档次的活儿不干,人品差的人家的活儿不干。

那年月,木匠是非常吃香的,因为当时的人们不像现如今,到处都有家具店,结婚、建房、做农具,都需要木工匠人。再说,那时候出外干活要向生产队交钱买工分,还要看生产队长高小不高兴准你外出。好在木匠周有一副“好嘴皮子”,又无偿加班为队长做过不少木工活,所以才在给队长“请假”时能够“张嘴撂个豆”——随时批准。

除此之外,木匠周的长相也不错,他高高的个子,挺挺的鼻梁,大大的眼睛。

凡此种种,都让为数不少的闺女因木匠周而“春心萌动”。不过又有绝大多数姑娘因为他的出身,爱情的萌芽被父母残酷“扼杀”。

一次,木匠周到邻县一个农家去做木匠活——为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孩“打嫁妆”。这个将要出嫁的姑娘名叫雪儿,性格开朗,快嘴快舌,一说三笑,但却天生非常讲究,她天天盯着木匠周,指手画脚地“这样”、“那样”,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也可能是她的父母平常疼爱惯了,一切都不管不问,均随她意。打结婚嫁妆可不是一个小活,它包括条几、方桌、单桌、抽屉桌、小屋桌、大小立柜、写字台、化妆台、卧柜、箱子、椅子、凳子、脸盆架……再加上她家的木料还没有解板,少说也要月把四十天。解板时,雪儿出于好奇,赶开木匠周的小徒弟非要“我试一试”。不几天的功夫,她就与木匠周混得熟了。她尤其是爱听木匠周那诙谐的话语,还有他那善解人意的举动。就在嫁妆快要打好了的一天,当她知道木匠周还是一个未婚青年后,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嫁给你吧?”弄得木匠周一阵的尴尬,脸也“刺啦”红了。“咋?你不愿意啊?”“我……我……我……愿意啊……不过……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咋不可能?”“你马上就要出嫁了呀。”“退了不就好了。”“这……”“这个啥?就这样说定了。”

木匠周离开雪儿家之后不几天,雪儿便真的退婚了。她几乎没有要求任何条件,只是让木匠周出了二百块钱,供她家退还人家的彩礼钱。

就这样,木匠周娶回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说句实在话,也该雪儿运气好,他们结婚后不到二年,农村便实行了生产责任制,“唯成分论”也渐成历史。所以,他们的日子越过越好。期间,他们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木匠周农忙种庄稼,农闲帮人打家具,还成了村里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万元户”。

木匠周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对雪儿及其她的娘家人也是如此。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雪儿当初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嫁给他的,而她的父母虽然开始反对,可后来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同意并操办了他们的婚事。所以,他在对雪儿疼爱有加的基础上,也对她的娘家人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心与支持。每一次前往探望,他都要“一七一八”(方言。即品种繁多)地买上很多的礼品。知道岳父爱喝酒,他就拿“宋河”;知道岳母爱吸烟,他就送“帝豪”。甚至比对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鲜亮”……

日月如梭。转眼间,雪儿的弟弟到了结婚的年龄,并定下了“完婚”的“好日子”。

“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雪儿的娘家那个地方办理“红白喜事”,就有一个“唱礼”的奇特习俗。所谓“唱礼”,就是喜事当天,各路宾客聚齐,在开席宴客之前,由“大总”(即喜事总指挥)指定一个“支客”(即按照分工专门负责接待宾客的人。一般是二至六人。“支客”的多少是由宾客人数决定的)去做。这个被指定的“支客”一般嗓子较好,“唱礼”时,他手拿“礼单”,站在一张桌子上,按照亲戚、朋友、乡邻的远近,依次大声报出各家各人的“随礼”数目。一般来说,支客念到“随礼”多的人时,人们就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反之,人们就会“嘀嘀咕咕”,甚至于说三道四、“嗤之以鼻”……

雪儿还有一个妹妹莲儿,早在雪儿结婚之后不久,莲儿也“出闺”嫁人了。因为雪儿知道娘家人有那个“唱礼”的习俗,加之自己的家境又比莲儿妹妹好,所以她便主动提前到莲儿家与之商量给弟弟结婚随礼的事,意思是怕到时候万一自己“随”的多了,伤了莲儿妹妹的脸面——“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嘛。当下,姐妹俩商定:“每人随礼三百元”。

按说,随礼三百元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因为当时当地随礼,一般只有二十元。

雪儿弟弟结婚那天,“唱礼”开始了:“……雪儿:三百元……”“哗哗哗”,全场立即掌声雷动。“莲儿:三百元外加一头小牛犊。”人们顿时哑然无声。雪儿也一下子愣住了。但这只是一瞬间,只见她与站在身边的木匠周悄悄地嘀咕了几句,就走近“支客”站的桌子边大声说:“我还有一辆四轮拖拉机!”“哗哗哗——”人们再次掌声雷动……

直到现在,木匠周、雪儿夫妇也不与莲儿夫妇来往,就连走娘家,也苛意避免走到一起……

现在,木匠周已经不再做木匠活,因为他已经是一家大型木器厂的老板。人们对他的称呼也不再是“木匠周”,而是“周总”……

 

 

作者简介

杨东志,笔名谷鸣,老子故里——河南鹿邑人。著名作家、诗人、民间文艺家、书画艺术评论家、“老学”专家。香港高等教育研究生院客座教授、《谷鸣》文学社社长、《红旗》出版社《当代共产党人》特约编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在省级以上报刊及新加波、菲律宾和香港、台湾等国家与地区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民间文学等作品一千余篇();发表书画艺术评论文章200余篇;著有长篇小说《坎坷人生》、中篇小说集《黄土地的颤音、短篇小说集《乡雨村风》、诗集《绿色的希冀》以及《道行天下》、《唐玄宗御批<道德经>今译》、《宋徽宗御批<道德经>今译》、《明太祖御批<道德经>今译》、《清世祖御批<道德经>今译》、《老子大传》、《陈抟大传》等26本书。作品曾获“河南省人民政府首届文学艺术奖”一等奖(1949年—1999年)、“河南省民间文学成果奖”(1949年—1999年)、河南省首届“橄榄杯”诗歌奖、《芳草》月刊“芳草杯”小说奖、河南省“莲花杯”杂文一等奖等60余次;作品先后被英国皇家图书馆、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陈列馆收藏。生平事迹被收入《中国名人大辞典》、《中国文艺家传集》、《中国诗人传集》等权威辞书。现任中国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院中国美院书画名家理事会副理事长、世界艺术家实业家联合会副主席、世界华商联合会书画委员会副理事长,先后受聘为人民文艺家协会顾问、中国诗书画印研究院顾问、澳门书画家联谊会顾问、中国毛体书协河北分会高级顾问,以及深圳东汉文化发展投资公司、江苏项王文化有限责任公司、上海荣燕斋书画院、墨石斋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山东昌艺阁艺术馆等20余家文化公司和河南李耳集团公司、安徽东汉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盛世国华酒业集团公司、安徽集慧明道广告策划有限公司等实体企业高级顾问。并同时担任人民文艺网、中国老子网等60余家网站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