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鸟
发布时间:2017-10-22 16:08:21点击次数:352

    老子十六岁的时候,喂了一只可爱的鸟,像凤凰那样大,比凤凰还美丽。红红的羽毛,蓝蓝的腿,明亮的眼睛,金黄的嘴,脖子一伸,露出绿莹莹的绒毛。因为它能给人间降吉祥,人们称它吉祥鸟;它叫唤起来,好像在说:   “善,善!”所以人们又给它起名叫善。

     老子最爱他的这只鸟,天天精心喂养,护理得很好,把一个金条拧成的笼子挂在门前大柳树上,   啊开着笼门,让他的善从树枝上跳进笼里,从笼里跳上树枝,自由自在地生活。

     有一天,老子在柳树下出神地看着金笼,见善正在笼里银架上歇息。忽一下子从西南角飞来一只带伤的黑鸟,像大乌鸦一样,身后带着一股子黑     老子把一只鸟腿上拴上白线,另一只鸟脚上拴上黑线,第二次躲在背旮旯里偷看它们。只见腿上拴白线的叫:“山山山善!”腿上拴黑线的叫:“喔喔喔恶!”叫着叫着,两只鸟又打起架来。老子忙扑上去一看,两只鸟腿上都是白线了。这怎么办呢?

   老子把两只鸟分装在两个笼子里,藏在一边观看。只见两只鸟一起伸着脖子叫:   “山山山善!”他瞅来瞅去,哪一只是恶,哪一只是善,还是分不清楚。

     一个年纪大的人对老子说:“这只恶千变万化,善于以假充真,要抓住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西南老远的地方有一座山,高山上有个二百多岁的老爷爷,只有向他请教,才能认出那只恶。”

     老子决心考查出这只恶,决心到西南山去见老爷爷。

     那年纪大的人说:“人考鸟,鸟也考人。到西南山去,千难万险,能克服得了吗?能胜利地到达吗?好孩子,这要看你的意志坚强不坚强了。”

     老子说:“老人家,请您相信我。”他把两只 鸟装在笼子里,把笼子端在手上,带上干粮,一直往西山迸发。

     走啊走,忽然有一天,一座大山挡住了他的去路。他站在山脚下往山上看了一会儿,把牙一咬说:“上!”好不容易才爬上山顶,手搭凉棚往前一看,啊呀!无数个紫色的山头一个挨一个,一眼看不到边。他抖抖精神,开始爬山越岭。翻一山又一山,山山不断,越一岭又一岭,岭岭相连。鞋磨破了,脚后跟上冒出了鲜血,他咬牙忍受着。老子正咬牙往前走,忽然面前出现一座陡峭的高峰,峰顶插入云彩眼儿里,上面的大石头在半空里吊着,像要落下来把人砸扁似的。一条蜿蜒小路,弯弯曲曲地爬在山头上。老子来到山峰底下,心里一寒,两腿一酸,走不动了。他想起来要是不除掉这只恶,人间就会灾难不止,霎时浑身是劲,两腿生出千斤力气,就弓着身子往山峰上爬去。一口气爬到半山腰。风声在耳边响,白云在脚边飘。老子回头一看,身后是万丈深渊,要是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在这紧要关口,笼子里那只恶叫了几声:   “喔喔喔恶!”顿时,刮起腥风。下起    雨。舭溜溜……骨碌碌……老子摔下来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伸手抓住一棵小树,死死地不丢,另一只手握紧笼子钩。金笼在那里一晃一晃地吊着。

        老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翻过这座险峰。当他站在另一面山坡上喘气的时候,往上一看,夜空已经挂着冰冷的月牙儿。他刚把金笼放在一个磐石上,笼子里的恶又叫了几声:“喔喔喔恶!”一阵阴风吹过,从乱树林里跳出一只凶猛的老虎,张着血盆大口要吃老子。老子平时很文气,没想到这生死关头却来了天大的胆量,地大的劲头,他抓起一块石头,猛力向老虎砸去!老虎惨叫一声,死了。

     天亮了,东方泛起早霞,金光闪闪,十分好看。老子站在山坡上向西南望去。那里是一眼看不到边的大海,海边停着一只小船。老子下山上船,把金笼放在船头,挥动双桨往前划去。

     这时,忽然笼子里又传出几声“喔喔喔恶!”的叫声,接着,狂风大起,乌云盖顶。海水由浅蓝变深蓝,由深蓝变墨蓝。波浪涌起,有屋脊那么高。老子想起为人间消除祸害,志坚胆大,握紧双桨,劈浪前进,就在这时,暴雨倾盆而降。

     要是暴雨灌进船舱,老子的小船就会沉下海底。这时,船头金笼里那只善,连声高唱:“山山山善!”唱得暴雨不往船舱里落。两只鸟在笼里搏斗起来。老子顾不上它们,只顾舞动双桨,小船穿行在波峰浪谷之间。

     雨过天晴,老子终于渡过大海,来到一座长满松树的西南山,见到了那个活了二百多岁的老爷爷,向他说明了来意。       

     老爷爷十分高兴地摸着他的头说:“好孩子,辛苦了。”又说:“想辨认出这笼子里两只鸟谁是真善,谁是假善,一是要走够这么远的路程,二是   ,得用心看这里仙草上结的这本书。”说罢,从身边一棵草尖上掐下一朵两辦的小黄花,朝花上吹口气,花儿变成了一本金黄色、半开半合的书。他把书递给老子说:“好孩子,你一边看这本书,一边细观笼子里那两只鸟。去吧,好好使使你的眼力吧!

     老子来到一棵大松树底下,往地上一坐,揭开书本,一边看书,一边观察笼子里的那两只鸟。两只鸟一边乱飞,一面叫唤:“山山山善!”老子看呀看,看呀看,一连三天,咦!终于看清了。

     那只扑打着膀子的恶现出了原形,它浑身乌黑,头上长个大橛子,活像个特号的屎壳郎,两只绿眼珠暴突着,蛤蟆嘴不断往下滴血。老子看到这坏东西,恨之入骨,开开笼门一把抓住它,狠狠地摔在石头上,那东西变成了一堆稀烂的臭屎。

 

讲述人:刘予声

----摘自《老子的传说》,海燕出版社出版发行。